设为西乙 插手保藏
文苑撷英
您此刻的地位:西乙 -> 文苑撷英

又到荠菜飘香时

李帆

闲翻《诗经》,读到 “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”两句,面前便跃现一幅旖旎的静态春景图:春季像睡醉了的仙女,在日渐寥落的鞭炮声中慵懒地展开惺松的眼;美目流盼间,草木苏醒,转眼碧绿,莺歌燕舞,争相和鸣;人们换上简便的打扮,涌到田间采摘野菜,笑语盈盈。未曾识得被正文为“白蒿”的 “蘩”,却是故交似的春荠,又在回想中绽开出久违的幽香。

  生在乡村,母亲还未教我分辩五谷,便慎重地指着一丛不起眼的绿色告知我,那是白花菜,是拯救菜。母亲的豆蔻韶华,在艰辛的上世纪60年月。缺米少面不蔬菜的春季,她在乡野的每个角落寻着白花菜。菜挖回家,姥姥把它们洗净烫过,切碎加盐做成菜团,案板上撒一层薄薄的玉米面或高梁面,菜团在案板上悄悄滚过,蒸熟了便是百口人的“甘旨好菜”。母亲姊妹多,小小的菜团子,一日两餐,姥姥老是计较着数量分给大师吃。饥饿的母亲竟然长成一米六七的大个子,她说那是白花菜的功绩。

  母亲常讲“慈善如地”,说白花菜便是地盘上救人度难的慈善花。白花菜从春季的土壤中绽开出来,一簇簇锯齿状的小叶片,绿紫相间,紧挨大地,好像一朵朵朴实的花。那姿势,确是与灰尘比肩。只要细微的绿苔抽出时,才昂扬起小小的花穗,在轻柔的风和融融的阳光里,开出米粒巨细的白花,舒适地结籽,流传慈善的种子。

  我的童年,在上世纪80年月初,那的光阴,像乍暖还寒的春季,有但愿在远处亮着,日子却还紧巴得很。春来时,冬季贮存的萝卜白菜已吃到序幕,缸里的咸菜也没了味道,我便常跟了母亲,到菜园和麦地里挖白花菜。嫩绿的菜叶,经母亲的巧手,和白面粉、黄玉米面一路,变成饼子、包子、饺子、热汤和凉拌菜,透着秋色的清鲜与春菜的淡香,在餐桌上引诱着小小的我。

  那披发着幽香的白花菜,一片片富强在我童年的春季。中课文中学张洁的《挖荠菜》,才知“荠菜”是白花菜的大名。书读得渐多,对荠菜也有了更多的领会。荠菜不只能够在饥馑年月饱腹拯救,博得 “吃了荠菜,百蔬不鲜”的歌颂,并且有着佛家的雅名“腐败草”、“护生草”,是一味自然的良药。《名医别录》中记录:“荠菜,甘温无毒,和脾利水,止血明目。”民谣有云:“三月三,荠菜赛灵丹。”充足起来的古代人,更是用荠菜食疗充分了自古以来的药膳文化

说到文化,荠菜但是与不少文人骚人结下不解之缘。千百年来,白居易的“时绕麦田求野荠”,陆游的“春来荠美勿忘归”,郑板桥的“三春荠菜饶有味”,都已成为脍炙生齿的咏荠佳句。苏轼品味荠菜以后也对伴侣说:“食荠极美”,有“自然之珍,虽小甘于五味,而有味外之美”。辛弃疾的“城中桃李怨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”,则在咏荠菜的甘旨以外另辟门路,道出菁菁荠菜装点出的一片大好春景使小小的、不起眼的荠菜花,成为野地里报春的信使

现在又阳春三月,荠菜菁菁。没关系偷得浮生半日闲,到就近的田间地头,挖荠寻春,忆苦思甜,不负春景,不负地盘奉送人类的这丛丛簇簇的慈善。

 




文章纠错

邮箱
手机
纠错内容
验 证 码